僧拆月下門

多少思绪在心头涌动,但都说不出来。
仿佛一个在全力嘶吼的哑巴。